太阳亚洲官方网站[电子升级]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97,091
  • 关注人气:47,3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并非洋洋洒洒的序言

(2021-11-10 16:03:18)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

杂文

序言

敝帚自珍


序本是文,不拘一格,可以洋洋洒洒,也可寥寥数语,优劣不在长短,只问是否贴切。

以下四序,三题系我自己的杂文集之序,一题为张桂辉君的杂文集所作,共同的特点,就是一个短字。或许很不起眼,我却有点偏爱,以为尚有些许可取之处。

或许是年纪大了,有点自恋吧,叫做敝帚自珍也行。

                                                                  ——题记

                                     

          201992日于福州

 

《打杂人语》序言

 

我在一座山上办公,或者说,是打杂。

坐着轿车上来的人,见这里鸟语花香,绿树成荫,每每喜不自禁,失声惊汉:这简直就是神仙待的地方!我相信,他们说的是自己的真实感受。

骑自行车到山下又一步一个脚印上来的人,却很少有这样的雅兴。气喘吁吁的他们往往这样问我:你每天都是这样上来的吗?我相信,他们说的也是自己的真实感受。

生存方式的不同,对于同一事物的感受竟然就如此有别。

我确实“每天都是这样上来的,一步一个脚印,因为我是打杂的,而且一辈子都在打杂。对于周围的一切,我的感受,只能是一个打杂人的感受;我的议论。也只能是一个打杂人的议论。

是为序。

                                      199384日于福州

并非洋洋洒洒的序言


 

                                (《打杂人语》于1994年由鹭江出版社出版)

 

 

《老宋杂文》序言


    
我对女儿说了这么一件事:大家老家的习俗,正月初请客吃饭,有的菜只是摆着看的,比如说鱼尾巴。一顿一顿地摆下去,一直摆到正月十五,一直摆到发霉长毛
  那一年我13岁,正月初四到亲戚家去作客,宴席的正中摆的正是鱼尾巴。主人说到把鱼尾巴挟给大家吃,客人们都十分知趣地推却着,鱼尾巴依旧安然无恙。我觉得很不是滋味,忍不住拿起筷子戳开了那个鱼尾巴,于是大煞风景,引来举桌的不欢与不满。
  女儿问,后来呢?
  我说,后来,尽管主人连连说:摆在桌上的菜,本来就不是摆着看的,我父亲还是说我不懂事。
  女儿又问,后来呢?
  我说:后来嘛,我终于没能改掉这“不懂事”的毛病,看到此类“鱼尾巴”,还是忍不住要去戳开它,一直到现在。
  我的这些杂文,就是“不懂事”的证据。
 
                                                        1999
28日于福州

 并非洋洋洒洒的序言


(《老宋杂文》(上下卷)于1999年由海风出版社出版)

 

 

张桂辉著《烈酒·咖啡·白开水》序

 

     依稀记得那一年的高考作文,卷面上一幅漫画画的是一个挖井人,他挖了几口井,都没有出水,就背起锄头,又到别处挖井去了。这是叫考生看图作文的。这样的文章,要我去写,大概就会写成杂文。

写杂文也正像这挖井,能“出水”的,必须做到两条:一是“选点”要准;二是“开掘”要深,此二者几乎就缺一不可。“选点”不准,任你花最大力气去开掘也徒劳无功;但“选点”准的,如果“开掘”不深,也照样不能“出水”。那幅漫画中的掘井人挖的三口井,其实都能出水的,可惜他开掘不深。

张桂辉要我为他的第四部杂文集作序。他很勤奋,也很诚恳,我愿意为之效力。翻阅他这个集子中的作品,感到其中多有“出水”的,写出了味道,写出了意思,使人读后有所得,书中已有祝文善撰文尽道其详,但也有的没“出水”,窃以为得失均在“选点”与“开掘”,更多的在于“开掘”。于是想到那一年的高考作文题,写下了上面这几句话。

我愿以此与张桂辉同志共勉。

末了,也说说这个书名。在我看来,烈酒、咖啡与白开水,此三者各有各的用处,并无高低之分,关键只在于真:烈酒与咖啡不能是假货,白开水也要“白”而且“开”。

               

 2006711日于福州

 

张桂辉著《烈酒·咖啡·白开水》2006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写杂文的人

——《未了集》代序

                    

 

七嘴八舌与说三道四,事关言论自由的两个层面。当言论自由处于“让”与“不让”之时,它们都会带有贬义。杂文偏偏是一种以议论见长的文学形式。写杂文的人,免不了会置身于七嘴八舌之列,口无遮拦地说三道四。不管有没有人讨厌,总是要说。有句话叫“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他们却是“白说也说”。我写杂文,也抱着这样一种心态。

  写杂文的人,要有点见解。杂文的价值,见解第一。没有自己的见解,就没有多大的价值。写杂文的人,要有点学养,落笔就掉书袋,著文便见硬伤,都会使杂文显得浮浅,缺乏学问底蕴。写杂文的人,还要有点艺术。要用最艺术的方式去说最敏感的问题。能否“说三道四”,仅从主观上说,也与这三个方面有关。这其实也是我的杂文创作之追求。要说我的杂文有什么特色,或许在这些方面的追求尚有些许成效;要说我的杂文有什么不足,也在这些方面尚有待不懈的努力。

人的一辈子很短。早年与有关编辑初次相见,编辑说,没有想到你还那么年轻。现在初次相见的编辑说:原以为你还很年轻呢。19864月,我曾应邀为《福建日报》写过一文,叫做《我以杂文为伴》。如今蓦然回首,却已是生命与杂文同在。

以上文字,前两段录自我为杂文选刊》201111月上旬版《宋志坚新作小辑》所写之“编辑告白”,题为《七嘴八舌与说三道四》,后一段录自我为《杂文选刊》201211月上旬版《宋志坚档案》所作的《生命与杂文同在》,现将它们组合在一起,算是对这辈子长达四十余年的杂文人生之归结,并以“写杂文的人”为题,权作代序。

 

                  201711月于福州

 并非洋洋洒洒的序言


(《未了集》(上下卷)于2019年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概况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大家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集团娱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