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亚洲官方网站[电子升级]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97,091
  • 关注人气:47,3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海岳精液,善生俊异

(2021-10-31 16:14:19)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

王朗

虞翻

迁徙

互补

包容

绍兴出贤士,出俊杰,出人才,历来如此。

根据我所接触的现有的史料,最早注意到这一点的,是东汉末年的会稽太守王朗。他曾这样询问当时会稽郡的功曹吏虞翻:“闻玉出昆山,珠生南海,远方异域,各生珍宝。且曾闻士人叹美贵邦,旧多英俊,徒以远于京畿,含香未越耳。功曹雅好博古,宁识其人邪?”[1] 他问的是会稽的旧时“英俊”,却在不经意间说到了“英俊”与地域的关联,说出了“英俊”之出于会稽,就像玉出昆,珠生南海一般,有其内在的规律。

1914年,鲁迅在《〈会稽郡故书杂集〉序》中曾说“会稽古称沃衍,珍宝所聚,海岳精液,善生俊异”[2] ,此中的“海岳精液,善生俊异”八字,即出自虞翻答王朗问的那一番话:“夫会稽上应牵牛之宿,下当少阳之位,东渐巨海,西通五湖,南畅无垠,北渚浙江,南山攸居,实为州镇,昔禹会群臣,因以命之。山有金木鸟兽之殷,水有鱼盐珠蚌之饶,海岳精液,善生俊异,是以忠臣系踵,孝子连闾,下及贤女,靡不育焉。”[3] 虞翻的这一番话,未必全都可取,但“海岳精液”与“善生俊异”之间,确乎有其内在的联系。1912年,鲁迅在《〈越铎〉出世辞》中,也曾引用过虞翻的这八个字,说是“于越故称无敌于天下,海岳精液,善生俊异”[4] 。可见,他把这视之为虞翻对王朗提问的一种解答。

在绍兴历史上接踵出现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艺术家(不全是虞翻所说的“忠臣”、“孝子”与“贤女”)确实足以使人应接不暇,很值得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们去深入研究。

沃野千里的绍兴山清水秀,“山有金木鸟兽之殷,水有鱼盐珠蚌之饶”。这是此处经济发展而能成为鱼米之乡的客观条件,也是有识有志之士将做知识当做一种精神的需要与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而不只是谋生的手段之物质基础。此地的才俊多为学问名人和饱学之士却少有剽悍骁勇的战将,而无论是在古代的会稽郡、越州,还是在近代的旧绍兴府八县中,地理条件更为优越的山阴、上虞以及余姚,出现的才俊也更为密集,便都是佐证。在这块土地上,贫如谢沈(山阴人),“闲居养母,不交人事,耕耘之暇,研精坟籍”[5] ;雅若虞喜(余姚人),“守道清贞,不营世务,耽学高尚,操拟古人”[6] 。直至今日,也依然有开米店的研究古镇历史,扛煤气罐的研究桥梁学问,当农民的研究中国学问通史。这是一种流动不居的活的学问氛围。在这种活的学问氛围之中,历代名人的精神和风范才会得到继承和发扬,包括学问名人在内的贤士才俊才有得以孕育的土壤。

地处滨海之地的绍兴“东渐巨海,西通五湖,南畅无垠,北渚浙江”,本来就是开放型的,并不封闭;本来就有极大的包容性,并不排外。自汉代起,曾有几次中原的人口南迁,绍兴是很重要的接纳地。一是汉武帝时为抑制强宗大姓,使其不得族居而实施的迁徙,后来成为中国历史上首任“西域都护”的郑吉,就在那个时候迁居此地;二是属于汉末避乱或逃难的迁徙,所谓“天下新定,道路未通,避乱江南者,皆未还中土”[7] ,其中相当一部分便留在会稽;三是随着政治中心的转移而实施的迁徙,例如西晋之为东晋,北宋之为南宋,便都有大批文官武将以及他们的子弟来此落户。这个地方又能以其富庶与开放吸引人才。东晋时的王羲之,之所以“初渡浙江,便有终焉之志”,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会稽有佳山水,名士多居之”[8] 。这一方沃土既使各种人才的成长获得物质的基础,也为他们施展才华提供了一个平台。因此,尽管绍兴的开发迟于中原,其后发优势却在汉末以及三国、两晋之后迅速体现出来。

这种开放性和包容性,也有利于形成各种才俊横向交汇竞争互补的格局。曾有学者称“滨海之地的人,由于大自然的关系,一般思想开放,敢于想象,而‘异端邪说’也最易在这里传播”[9] 。这位学者执意要坐实会稽先贤王充以及赵晔之著述多为“异端邪说”,却在无意中说出了“海上交通和外来影响”十分明显的会稽,使人易“受外来之影响”,因而“思想开放,敢于想象”的事实。而这,恰恰是不拘一格地造就才俊的必要因素。

在绍兴这块土地上,还一直都有为乡贤作传的传统——既有外地人在本地成才或施展才赋的,也有本地人在外地成才或施展才赋的,以至连嵇康这般原籍会稽上虞,“以避怨徙銍(今安徽宿县)”的人,也被后人引以为乡贤并为之立传。

虞翻如数家珍一般地向王朗列举的会稽郡的历代先贤,其实就是他心目之中的“乡贤谱”,且已隐含了立德、立功、立言的分类格局。朱育与濮阳知府对话时所列举的会稽先贤,则是对于虞翻的“乡贤谱”的一个补充。在此之后,无论是谢承《会稽先贤传》,贺氏《会稽先贤像赞》,还是虞预《会稽典录》,几乎都按照这个格局以及这个“乡贤谱”为会稽郡的先贤作传。明末的张岱也曾写过《明于越三不朽名贤图赞》。他按照 “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左传·襄公二十四年》)之意,明确标出以立德、立功、立言分门别类,为有明一代越中先贤镌像立传,并系以赞语。直至晚清,也有李慈铭作《越中先贤祠目序例》。此“祠目”以西汉的西域都护郑吉为首,直到清代为止,“溯君子六千人”。从李慈铭为“越中先贤祠”所撰的一副长联可以看出,他的“越中先贤祠目序例”大致能与他的前人所作的乡贤传赞相承接。

    毋庸讳言,这种为乡贤作传的传统也曾招人非议。唐代刘知几在他的《史通·杂述》中,就说虞预《会稽典录》等郡书“矜其乡贤,美其邦族,施于本国,颇得流行,置于他方,罕闻爱异”[10] 。其实,此类“郡书”就像现在的乡土读物。“矜其乡贤,美其邦族”,用以激励后人,只要事实并无大的出入,即与阿Q式的“先前阔”不能同日而语。所谓赤县神州,既由一邦一乡所组成,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也就体现于一邦一乡的先贤。这种彰显乡贤之业绩以激励后人的事情,虽未必就能立竿见影地生效,却能潜移默化地厉俗。例如,在谢承的《会稽先贤传》中,有茅开当督邮时“历其家,不入门,当路向堂朝拜”的记载,这情形就很像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传说。倘若茅开确因公务之必须“历其家,不入门”,那么,在他“当路向堂朝拜”之时,很可能会有这样一种搅拌着辛酸的崇高感油然而生。清末的陶成章为革命到处奔走,曾四次到杭州而不归家门,以至时近除夕,也因“恐被人情牵累,不能复出”而没有回家过年,也会使人产生类似的联想。

绍兴出贤士出俊杰出人才而且代代不息,这种纵向的传承也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此系《鲁迅根脉》上卷序言之二

海岳精液,善生俊异

海岳精液,善生俊异

 



[1] 《鲁迅辑录古籍丛编》第3P284,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7月版。

[2] 《鲁迅全集》第10P32。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3] 《鲁迅辑录古籍丛编》第3P284,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7月版。

[4] 《鲁迅全集》第8P39。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5] 参见《晋书》P2151,中华书局197411月版。

[6]  参见《晋书》P2348,中华书局197411月版。

[7] 《鲁迅辑录古籍丛编》第三卷P238,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7月版。

[8] 《晋书》P2099,中华书局197411月版。

[9]  转引自邓红《王充新八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

[10] 转引自《会稽郡故书杂集》序注8,《鲁迅全集》第10P3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概况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大家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集团娱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