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亚洲官方网站[电子升级]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87,549
  • 关注人气:47,3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钱锺书“排斥鲁迅”评说

(2021-09-02 05:49:37)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

《儒林外史》

《阿q正传》

短篇小说

遵命文学

杂谈

我曾有文,通过钱锺书与鲁迅的相通之处,说明钱锺书并不排斥鲁迅,乔世华先生为此作文,题为《钱锺书并不排斥鲁迅?》,意思是了了分明的,即“恃才傲物的钱锺书对鲁迅是有排斥情绪的”,他举了“几个具体例子来说”(参见2011年315日《杂文报》)。我数了一下,总共六个,以下除第一例外依次分述。

第二个例子,说的是钱锺书在《小说识小续》一文中对《儒林外史》的看法,其中有一句话说:“近人论吴敬梓者,颇多过情之誉。”乔先生认为这里的“近人”就包括鲁迅,因为鲁迅“对《儒林外史》评价颇高”。鲁迅称《儒林外史》出,“说部中乃始有足称讽刺之书”,这评价是否就是“过情之誉”,要看《儒林外史》是否“足称讽刺之书”,《儒林外史》之前,“说部中”是否有“足称讽刺之书”。因此,将鲁迅放在“近人”之例,只是乔先生的推测。

第三个例子,乔先生说:“钱锺书40年代小说《灵感》也许对鲁迅有点讽刺”,这句话本身就说得相当含糊,“也许”二字能当做例证的么?接下去是对这个“也许”的补充说明:原来这个“也许”来自夏志清在《中国现代小说史》中提及这篇小说时说的一段话,然而,乔先生在引述夏先生的话之后,又来了一个“也许”——“也许夏志清的评论带有着臆测的成分”,如此“也许”之“也许”,怎么拿得出手来做例证?

  第四个例子,是紧接着第三个例子说的。大概乔先生自己也觉得第三个例子太不像话了,于是来了一个转折:“不过,钱锺书对鲁迅《阿Q正传》并不看好,倒是真的。”这是钱锺书答水晶先生问的话,他首先肯定“鲁迅的短篇小说写得非常好”,接下去才说了鲁迅“只适宜写Short-winded‘短气’的篇章,不适宜写‘长气’的,像是《阿Q》便显得太长了,应当加以修剪才好”。钱锺书对鲁迅的短篇小说在充分肯定的同时略有微词,与“排斥”也沾不上边。

第五个例子说的是 19861019日在北京召开的“鲁迅与中外文化国际学术讨论会”上,钱锺书所作的开幕词。乔先生归纳说,“显而易见,钱锺书是主张对鲁迅的讨论可以有不同的意见的”,这可以说是钱锺书对鲁迅研究只能“唱颂歌赞歌”的“习惯”之排斥,却不能说是钱锺书“排斥”鲁迅。接着这段话,乔先生说了大会现场对钱锺书这番话的不同反应:谢泳说“换来的只是一片沉默的抵制”,《文学报》的报道却说“赢得全场热烈的掌声”,这确实会让乔先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却与拙作无关,倒能提醒乔先生,连自己都弄不清楚的东西,是万万不可搬到台面上来凑数的。

回头再说第一个例子,钱锺书评论周作人《中国新文学的源流》,其中有一段提到鲁迅:“周先生引鲁迅‘从革命文学到遵命文学’一句话,而谓一切‘载道’文学都是遵命的,此说大可斟酌。研究文学史的人都能知道在一个‘抒写性灵’的文学运动里面,往往所抒写的‘性灵’固定成为单一的模型;并且,进一步说所以要‘革’人家‘命’,就是因为人家不肯‘遵’自己的‘命’。‘革命尚未成功’,乃需继续革命;等到革命成功了,便要人家遵命。”乔先生的意思是钱锺书既批评了周作人,也批评了鲁迅。其实,这个问题,因为曾有人提出,我也曾在有关文章中专门说过此事,不妨照搬如下:

“从革命文学到遵命文学”这句话,是19321124日鲁迅在北平女子文理学院讲演时说的。他还举出这样几类人作为典型例证:是“在上海以革命文学自居之叶灵凤之流。叶自命为左倾作家,而他后来因怕被捉,于是成为民族主义文学之卒丁矣,彼之革命文学,一变为遵命之文学矣”;二是“有些人一面讲马克思主义,而却走到前面去,如张资平之流,他所讲者,十分高超,使人难以了解,但绝非实际所可作到,似此表面虽是革命文学,其实仍是遵命的文学”;三是“一些人打着‘为艺术而艺术’之牌子,不顾一切,大步踏进,对于时代变迁中之旧道德,旧法律,彼等毫不问及,不关心世事,彼借此幌子,而保自己实力,表面上虽是前进,实则亦是遵命文学”。(参见《鲁迅讲演全集》之第9节《流氓与文学 革命文学与遵命文学》,珠海出版社出版)由此可见,鲁迅对他在这句话中所谓的“革命文学”与“遵命文学”都是否定的,钱锺书对“革命文学”与“遵命文学”的批评,包括“等到革命成功,便要人家遵命”等等,对于鲁迅此言,并非批评与否定,倒是支持与发挥。他否定的乃是周作人“谓一切‘载道’文学都是遵命的”这个观点,认为“此说大可斟”。

说完了这六个实例,我想冒昧请教一句:乔先生的哪一例能算“排斥”?

我说的是“排斥”,而不是“非议”或“批评”。《辞海》对“排斥”的解释是“排挤斥逐”,是与接纳、吸纳、容纳相对立的。据此而论,乔先生说的六例,即使全是钱锺书对鲁迅的“非议”或“批评”,也不能证明钱锺书“排斥”鲁迅。我知道“钱锺书与鲁迅的经历与背景大有区别,在情感与气质上也有距离”,所以只说“他并不排斥鲁迅”,这话过分了吗?我忖度,乔先生或许也未必就要坐实钱锺书排斥鲁迅,十有八九倒是没有弄清楚“排斥”这个词汇的含义。但做学问的人,倘若既没有弄明白议题的核心词汇之实际含义,又没有搞清楚用来支撑自己观点的实例之来龙去脉,就这样匆匆忙忙地披褂上阵,是否太草率了呢?

乔先生说:“研究鲁迅的专家们向来是、到今天也是习惯于只唱颂歌赞歌的”,我以为“向来是”与“到今天也是”的断言有些一概而论。过去“贬损鲁迅”四个字,可以压得别人喘不过气,如今世道大变,还有人将“做鲁迅”当做一种事业,将“新文化运动以来最不认同鲁迅的声音”做为招徕读者的图书广告,但愿乔先生的“匆忙”与“草率”与此无关。

顺便说说,乔先生的文章是以他“赞同”的谢泳先生的“观点”结束的。其实,不仅是观点“同”,连所用的实例,也有太多的“同”。到底怎么回事,想必乔先生心里是明白的。

 

原载《大公报》20116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集团娱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