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亚洲官方网站[电子升级]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9,222
  • 关注人气:47,3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峭直司空第五伦如何峭直

(2018-01-18 05:49:07)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

汉章帝

汉明帝

权贵

外戚

汉章帝刘炟即位之后,把第五伦从从蜀郡太守的职位上征召入朝,出任司空,进入三公的行列,其职责近似于御史大夫,向皇上进言是份内之事。
   
章帝刘炟,是明帝的皇后即明德太后的嫡子,由明德太后扶养成人。明德太后原是伏波将军马援的女儿,家教很好,进宫后就以待人知谦让,行事有分寸而受太后阴丽华之青睐。章帝敬重明德太后,也因了明德太后的关系,尊崇马廖兄弟,让他们都位居要职。然而,马廖兄弟倾心与达官贵人交往,朝中较有心机的大臣也争相前往依附。鉴于刘汉皇室后族过盛,外戚专权频频出现,第五伦对此特别警惕,于是上疏章帝。
   
第五伦首先说的是儒家经典中的话,一是《尚书》中说的:“臣无作威作福,其害于而家,凶于而国”;二是《春秋谷梁传》中说的“大夫无境外之交,束修之馈”,引文中所说之“臣”与“大夫”,均系泛指,却亦均为特指,不可随意结交,不可收受馈赠,不可作威作福,都是当时官场的政治规矩。第五伦就是针对马氏兄弟的作为而引经据典的。
   
第五伦接着说的是正反两方面的教训。正面的教训,是光武帝刘秀的皇后即光烈皇后阴丽华,阴就与阴兴都是光烈皇后的弟弟,她与他们的感情很好,但她的亲情自有边界,她硬是让阴就离开京都而去自己的封地,又贬谪废弃阴兴的宾客,似乎很不讲情面,其实是对他们的真正爱护。反面的,则在阴丽华之后,“梁、窦之家,互有非法,明帝即位,竟多诛之”。这大概就是《尚书》中说的“其害于而家”罢。
   
第五伦最后说的,就是马廖马防马光兄弟本身的事了。卫尉马廖以三千匹布,城门校尉马防以三百万钱,“私赡三辅衣冠,知与不知,莫不毕给”。腊祭之日,“亦遗其在洛中者钱各五千”。越骑校尉马光,则“腊用羊三百头,米四百斛,肉五千斤”。第五伦以为这一切都“不应经义”,不合规矩,希望明帝管一管这些事,以保证他们的安全,这才是对他们的真正爱护。他之所以上书此事,目的也在于“上忠陛下,下全后家”。

听说马防任车骑将军,准备出兵征讨西羌,第五伦又上疏说及马防与为人所不齿的杜笃交结等事,提出对外戚不宜委以重任。因为一旦犯事,“绳以法则伤恩,私以亲则违宪”。明帝没有将他的这番苦口婆心当做一回事,第五伦所说的,“并不见省用”。果然,没有多久,马氏就因罪回到封国。
   
那时的外戚,也真可谓是前赴后继,马氏刚刚衰落,窦氏立马又起。此前明帝处罚的“梁、窦之家”的“窦”,乃是窦融长子窦穆;此时勃起的窦氏,则是皇后的兄长,明帝的老婆舅(国舅)窦宪、窦笃了。那时的窦宪兄弟,“赏赐累积,宠贵日盛,自王、主及 阴、马诸家,莫不畏惮”。第五伦特别注意到“典司禁兵”的窦宪“好士交结”;而“诸出入贵戚者”,大多品行不端,曾受过法令制裁,特别缺乏“贫贱不能移”的气节,“士大夫无志之徒更相贩卖,云集其门”,他认为这种“众煦飘山,聚蚊成雷”的氛围,极易使人变得骄横。因为预见到此中潜在的隐患,第五伦希望章帝与窦皇后严令窦宪等人“闭门自守,无妄交通士大夫,防其未萌,虑于无形”,使“君臣交欢,无纤介之隙”。章帝刘炟并非不知窦宪兄弟的骄横,却无有效监束,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评说:知善而不能用,知恶而不能去,人主之深戒也。”(参见《资治通鉴·汉纪三十八》)日后窦宪派遣刺客刺杀太后幸臣刘畅,嫁祸蔡伦,后因事泄获罪,章帝竟然允许其带兵出击北匈奴以赎死的请求,致使窦宪破匈奴后更是肆无忌惮,以至阴图篡汉而被赐死。
   
第五伦进言不仅限于外戚这个话题。至少还有两个方面,也受到他的关注并向章帝刘炟直言。一是苛严之法。不少官员都像陈留令刘豫,冠军令驷协一样,“以刻薄之姿,临人宰邑,专念掠杀,务为严苦,吏民愁怨,莫不疾之”,而“议者反以为能”。第五伦知道,“秦以酷急亡国,……王莽亦以苛法自灭”,他提出应当以此为鉴,不但应当惩办刘豫、驷协这样的酷吏,举荐他们的官员也应当受到谴责与处罚,吸取教训,“务进仁贤以任时政”。二是奢糜之风。节俭勤勉要从自身做起,从诸王公主贵戚做起,由近及远,由亲及疏。“诸王主贵戚,骄奢逾制,京师尚然,何以示远?”
   
作为司空,第五伦有不少可取之处。他很敏锐,提出的问题往往还只处于萌发之际,例如马廖兄弟与窦宪兄弟,当时不很正常的也就是“好士交结”,也就是门庭若市,他由此看到其中隐患,“防其未萌,虑于无形”;他很真诚,他之言事,确实也是为马氏窦氏考虑,让他们防微杜渐,洁身自好,以免日后遭灭顶之灾。但他最重要的一条是史书所说的峭直。峭直就是严峻刚直,也就是刚正不阿。无论是言及后族过盛,外戚专权,还是言及严刑苛法,奢靡之风,不仅会得罪权贵,得罪权势,还会触犯逆麟,弄得皇帝很不开心,所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需冒极大的风险。他在上疏之时,已有言在先:“臣闻忠不隐讳,直不避害。不胜愚狷,昧死自表”,但他依然无所回挠,而且十分执着。

真可谓是峭直司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集团娱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